协信为什么老是留不住人呢?是老板出了问题,还是制度出了问题?

速递 | 从刘爱明到曹志东 协信那些明星地产人的来来往往

@小虾米:据说协信内部很多管理层不是在内部打拼上来的,而大多都是通过外部渠道挖过来的,对企业文化感缺乏时间培养;另一方面协信目前正在谋求上市之路,今年的销售目标定在了600亿元,相比2017的销售金额翻了三倍,压力可以说是很大,不排除因此带来高管的流动。

665 次浏览 • 1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2018-04-20 17:21 • 来自相关话题

曹志东为什么要离开呢?

速递 | 从刘爱明到曹志东 协信那些明星地产人的来来往往

@小虾米:前段时间协信筹划多年的上市计划因狮头股份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而再生波折,暂停了借壳上市的步伐,协信打开资本市场通道再次受阻,现在面对行业大鱼吃小鱼的情况,近几年协信在规模上也没有很好的增长。曹志东作为高管,不排除有他自己的抱负和想法,寻求更好的发展,找到另一个合适的平台,或者自主创业。

1580 次浏览 • 1 人关注 • 2 个回复 • 2018-04-20 18:31 • 来自相关话题

根据协信自己的规划,2020年前销售额要达到1000亿元,如今启迪协信科技城项目进展销售如何?

速递 | 从刘爱明到曹志东 协信那些明星地产人的来来往往

@小虾米:根据启迪协信的官网资料,其业务已覆盖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和成渝四大都市圈,遍布北京、上海、天津、深圳、重庆等20多个大中城市,在建项目40多个,开发面积上千万平方米。

604 次浏览 • 1 人关注 • 2 个回复 • 2018-04-20 18:31 • 来自相关话题

为什么协信人员变动如此快?

速递 | 从刘爱明到曹志东 协信那些明星地产人的来来往往

@墨竹:跟公司的发展战略有一定的关系。这两年,协信不断地改变发展战略,追求规模。导致公司的发展战略有所改变。战略的改变往往会导致高层人员的流动。

632 次浏览 • 1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2018-04-20 17:12 • 来自相关话题

协信这两年发展不是那么快速是否受到认为变动的影响?

回复

深秋的落叶 发起了问题 • 1 人关注 • 0 个回复 • 591 次浏览 • 2018-04-19 23:19 • 来自相关话题

协信为什么老是留不住人呢?是老板出了问题,还是制度出了问题?

速递 | 从刘爱明到曹志东 协信那些明星地产人的来来往往

@小虾米:据说协信内部很多管理层不是在内部打拼上来的,而大多都是通过外部渠道挖过来的,对企业文化感缺乏时间培养;另一方面协信目前正在谋求上市之路,今年的销售目标定在了600亿元,相比2017的销售金额翻了三倍,压力可以说是很大,不排除因此带来高管的流动。

回复

665 次浏览 • 1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2018-04-20 17:21 • 来自相关话题

曹志东为什么要离开呢?

速递 | 从刘爱明到曹志东 协信那些明星地产人的来来往往

@小虾米:前段时间协信筹划多年的上市计划因狮头股份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而再生波折,暂停了借壳上市的步伐,协信打开资本市场通道再次受阻,现在面对行业大鱼吃小鱼的情况,近几年协信在规模上也没有很好的增长。曹志东作为高管,不排除有他自己的抱负和想法,寻求更好的发展,找到另一个合适的平台,或者自主创业。

回复

1580 次浏览 • 1 人关注 • 2 个回复 • 2018-04-20 18:31 • 来自相关话题

根据协信自己的规划,2020年前销售额要达到1000亿元,如今启迪协信科技城项目进展销售如何?

速递 | 从刘爱明到曹志东 协信那些明星地产人的来来往往

@小虾米:根据启迪协信的官网资料,其业务已覆盖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和成渝四大都市圈,遍布北京、上海、天津、深圳、重庆等20多个大中城市,在建项目40多个,开发面积上千万平方米。

回复

604 次浏览 • 1 人关注 • 2 个回复 • 2018-04-20 18:31 • 来自相关话题

男为悦己者穷 发表了文章 • %s 个评论 • %s 次浏览 • • 来自相关话题

为什么协信人员变动如此快?

速递 | 从刘爱明到曹志东 协信那些明星地产人的来来往往

@墨竹:跟公司的发展战略有一定的关系。这两年,协信不断地改变发展战略,追求规模。导致公司的发展战略有所改变。战略的改变往往会导致高层人员的流动。

回复

632 次浏览 • 1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2018-04-20 17:12 • 来自相关话题

协信这两年发展不是那么快速是否受到认为变动的影响?

回复

深秋的落叶 发起了问题 • 1 人关注 • 0 个回复 • 591 次浏览 • 2018-04-19 23:19 • 来自相关话题

上述职业经理人几乎都属于“空降兵”,在协信身居要职最长数年后便迅速离去,反过来凸显了集团在培养及挽留人才上的挑战。